生命安全大于天:应立即展开对高铁橡胶减振垫产品市场调查

2021-04-08 14:46:59    来源:海都网    

 

 

年来,危害公共交通行驶安全的报道不时见诸报端;其中有人为造成的恶事件,也有因交通设施部件质量引发的重大安全事故。

2021年4月2日,台铁“太鲁阁号408次列车2日上午行经花莲大清水隧道时,遭工程车滑落撞上发生出轨事故,截至2日晚间9时,已造成50人死亡。

2011年,上海局的CRH380B-6227L、6228L动车组,从北京回送上海的过程中,连续发生了热轴误报、自动降弓和牵引丢失故障。

2011年 7月28日,配属上海局的CRH380B-6227L从北京到上海途中车热轴报警故障,动车停车。

2011年 8月3日,动车CRH380B-6228L途经泰安时一车牵引丢失,牵引力被封锁。

2011年7月23日晚上20点30分,甬温线永嘉站至温州南站间,北京南至福州D301次列车与杭州至福州南次列车发生追尾事故,事故已造成39人死亡,210人受伤。.

动车追尾,举国悲恸。

7·23”动车追尾事故给中国高铁带来的影响有以下几点:

1.已建成的高速铁路的运营时速有所下降。

2.在建的高速铁路的设计标准有不同程度降低。

3.相对于降速,降标.因为偷工减料,监督不严,水分太多,质量不合格所致。

不断上演的公共安全惨剧,让人触目惊心,惨不忍睹,严重危害着公共交通秩序及社会公共安全。

国家铁路部门,始终坚持安全发展的理念,坚守发展决不能以牺牲安全为代价的红线,把“万无一失”的理念贯穿高铁安全管理全过程,推动实施高铁“强基达标、提质增效”工程,强化人防、物防、技防“三位一体”安全保障能力,确保了高铁和旅客安全。

高铁、地铁是百姓出行生活的重要出行交通工具,其产品质量和产品使用寿命与维护成本,关系到广大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容不得半点马虎与闪失。可以说,高铁商用部件产品的红线是“万无一失”,不然就是“一失万物”,后悔莫及。

日,作为生产铁路轨道关键部件减震垫产品的浙江天铁公司,因产品检验缺乏行业标准就应用于市场,可能出现的产品质量安全问题,引发行业内外同行专家的广泛热议。

原因初明,争议犹存。

浙江天铁公司的轨道结构减振产品、嵌丝橡胶道口板产品,主要应用于轨道交通领域,涵盖城市轨道交通、高速铁路、重载铁路。十年该公司迅猛发展,刷新了行业规律和市场法则,在高铁新基建的“黄金十年”上演着常盛不衰的绩优神话。

2017-2019年,天铁公司的销售毛利率分别为61.77%、55.83%和51.04%。远超同行业的毛利率,引发重多新进入者搅局者,创造了中国橡胶企业中罕见的“天铁速度”。

据天铁公司2021年董事会公告称,公司的橡胶减振垫产品目前已经广泛应用于北京、上海、重庆、深圳、南京等30多个城市的100余条城市轨道交通线路,是国内应用案例较为丰富的轨道结构减振产品生产企业之一。此外,天铁公司产品还应用于广深港高速铁路、兰新第二 双线、汉孝城际铁路、长株潭城际铁路、渝黔客专等铁路项目。

就是这样一家市场占有率极高的公司,最几年,却因其生产的橡胶垫产品技术标准、技术含量、技术指标、使用年限,产品维修,产品更换由此带来的一系列安全问题,董事长行贿,主要负责人被监管约谈,高管限制出境事件等问题备受媒体质疑,引发社会对其产品应用在高铁上的安全担忧与不安。

有媒体报道,多家业主单位及业内专家称,天铁公司生产的隔离式橡胶减振垫产品,早期进入市场缺乏国家行业标准,存在安全隐患,具有不能更换,维修难度大,成本高,维护的同时还影响轨道交通正常运行的麻烦与隐痛,极需更新换代。

同时,这二年,天铁公司频发被人实名举报产品爆利,扰乱行业秩序,利润造假、产品单一、存在非正常利益交易、行贿,关联交易、主要负责人被约谈,限制出境等问题,使公众及行业内外,政府监管部门对天铁公司的产品产生了极大警惕

事实上,行业内外及政府监管部门的最大警惕,来自于天铁产品可能对高铁的安全产生重大影响。

对于这样企业的产品市场准入,国家监管部门必须分析查询生产企业的产品质量报告与质量标准。如果质量分析结果显示天铁公司的产品质量安全风险度超过铁路行业应用的准入标准要求,那么,质量监管部门应立即停止该企业的产品进入市场流通,直至产品符合国家标准,消除安全隐患,方可再行进入市场应用。

一、忧虑重重:天铁公司橡胶减振垫标准缺失引发公共安全隐忧

在天铁公司“标准门”事件中,公众最为关心的是橡胶减振垫产品质量安全的大事。而在4月3日,台铁“太鲁阁号”408次列车2日上午行至花莲县大清水隧道时发生出轨事故,车辆擦撞隧道壁,多节车厢严重变形。已造成48人死亡、159人送医的重大交通安全事故,再次引发全社会对高铁安全的高度关注。

事故原因,虽为货车溜车跌落轨道,列车撞击脱轨而致,但因轨道相关产品质量问题产生的重大交通隐患却绝不能忽视,必须引起有全社会的高度警惕。

早在2018年上半年浙江天铁公司的橡胶减振垫产品,在没有国家统一标准的情况下,就广泛使用于各类高铁服务当中,致使产品寿命,产品更换,产品维修等问题频遭媒体质疑,人们纷纷对无准入标准的产品,就在高铁上应用,所带来的公共安全隐患保持高度关注与担忧。

截至2020年12月,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国家标准化管理委员会才联合发布《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标准(GB/T 39705-2020)―轨道交通用道床隔振垫》标准,国家住建部发布《浮置板轨道技术规范(CJJ/T191―2012);中国铁路总公司发布《北京地下直径线工程橡胶浮置板轨道隔离层暂行技术条件》;2016 年发布的《地铁轨道工程施工质量验收标准》(DBJ61/T116-2016)的地方标准;2017 年发布的浙江制造团体标准《轨道交通用隔离式减振垫》(T/ZZB 0246-2017),等相关标准才陆续出炉。此外,还有《地铁轨道工程施工质量验收标准(DBJ61/T116-2016)、《轨道交通用隔离式减振垫》(T/ZZB 0246-2017)等相关标准。这说明,天铁公司在2012年前的入市产品是没有标准的或者标准的残缺的。

有客户称,早在2016年前,天铁公司的产品就应用到了西安地铁公司,而那时,市场准入只有一个陕西省的地方标准。也就是说,从2010年启始,天铁公司产品进入西安市场是没有国家标准的。那么,没有国家标准的产品,如何进入到市场的?如何突破重重检验,闯过步步监管进入市场的?这样的产品安全如何保障?铁路的安全,人民财产的安全如何保障?

更有知情人称,2017年天铁公司为了配合公司上市,用的是一个民间公司编制的《隔离减振垫标准》以进入高铁市场,这样的行为,当然大大加剧了该公司产品的安全风险。

对此,天铁公司在相关公告中称: “随着产品技术、市场等的发展,产品标准的制定和实施亦存在逐步完善、变化的过程。”意即,并无一个统一之规。

对产品使用寿命的问题,天铁公司称:“不存在一个统一的设计使用寿命要求。公司参与的线路中一般要求50年以上或60 年以上的居多。”

“一般情况下,橡胶减振垫产品不需要更换,亦无固定的更换周期,日常仅需按照规范要求进行相应的养

护维修即可。”

而天铁公司董事长许吉锭先生在回答媒体提问时表示:“全球目前没有那个项目因质量问题需去更换”。并表示,减振设备与轨道与道床同寿命。产品寿命完全可以超过50年。

早在2018-12-24天铁公司董事长许吉锭先生接受《人物周刊》采访时曾提出“隔离式橡胶减振垫使用寿命80年”的口号,同时提出“免维修”理念,最大程度缩减损耗及更换成本。

用过橡胶减震垫的武汉市政府有关部门表示: “天铁生产的隔离式橡胶减震垫目前没有国家标准和行业标准,执行的是天台县质监局登记备案的企业标准。且产品有天铁股份出具的检验报告和合格证,并且经第三方机构检验符合所有标准后才投入使用。”

一份署名为“一名良知尚存的技术工作者蔡某某”,落款时间为2018年3月16日,发给济南轨道交通公司的《紧急情况说明》称,济南在地铁建设过程中采用的橡胶减振垫没有国家标准、没有检验报告,存在质量隐忧;且橡胶材料减振垫存在老化导致减振效果失效,以及橡胶减振垫设计机构原因,如更换需要刨开混凝土道床,导致全线停运,影响城市交通;鉴于此,北上广等一线城市控制使用橡胶减振垫;建议济南地铁慎用橡胶减振垫。

同时,早在2013年一位参加过福州地铁建设的工程师反映称:“橡胶垫的减振效果逐渐随着橡胶易老化特点丧失后必须停运彻底维修和更换。”

北京市轨道交通建设管理有限公司原主任、《浮置板轨道技术规范》主要起草人孙京健针对橡胶垫的减振效果产品质量称:“橡胶垫的减振效果肯定是有的,但生产出来的橡胶减振垫目前国家还没有相应的标准,到底能不能使用50年以上我不知道;其次,最大的问题是更换起来很麻烦,需要把钢轨锯开,把混凝土道床吊装起来,费时费力,会影响地铁的正常运营。”

广州地铁集团铁道工程高级工程师、《浮置板轨道技术规范》主要审查人黄红东直言,橡胶制品能使用50年以上的,世界上目前还没有,但是不管使用多少年都比不上道床百年的使用年限,那么橡胶减振垫仍然需要更换,而更换这个问题比较麻烦。

作为正在使用橡胶减振垫的安徽合肥轨道公司,其技术负责人表示,地铁作为百年工程,混凝土的寿命为100年,而橡胶减振垫的寿命为50年以上。至于是否能坚持50年不得而知,目前因为时间较短,还没有听说橡胶减振垫效果减弱进行更换的。但橡胶减振垫存在一个问题就是不好更换,需要把道床整个掀开施工。

德国留学归来的著名减振降噪专家青岛政协委员尹学军博士表示,青岛隔而固公司的钢弹簧浮置板的国家标准,但跟天铁橡胶垫产品没有关系。

另外,中国铁道总公司的直径线标准,12年来,是以铁总为直径线的一段减振垫实验段发布的一个临时标准,只对这一个单个项目有效,对其他无效。

二、疑云飘飘:天铁公司相关高官涉嫌行贿接受调查

2021年3月28日,记者援引举报人士的线索并与知情人联系,称当地监管部门正在对天铁董事长及相关高管约谈调查,并限制出境。因天铁公司存在通过利用“隐形股东”与“会议现金”贿赂中铁院相关负责人来销售其减振垫产品,引发轨道交通减振行业的对产品质量安全的广泛关注。

举报人已向国家纪检委与北京市纪检委提交资料。

举证“浙江天铁实业股份有限公司”及其法定代表人“许吉锭”行贿北京铁科院轨道所、北京快轨建设公司、北京轨道建设管理有限公司、中铁咨询集团轨道所、北京城建设计院轨道所等政府官员行贿。

被天铁股份牵涉的受贿官员,多为中铁设计院的国家工作人员,天铁股份涉嫌采取不当商业行为赢取销售合同,将可能面临国家监管部门的调查指控。

“浙江天铁实业股份有限公司”,成立于2003年,其前身是浙江天台铁路橡胶垫片厂,主要从事橡胶产品和一些与铁路相关设施等产品的生产与制造。自2009年底开始,该企业开始经营橡胶轨道减振垫,并逐步将其推广至城市轨道交通领域。

法定代表人“许吉锭”在城市轨道圈里人送外号“许金条”,他为了达到将该公司生产制造的橡胶减振垫产品扩张到各个城市轨道交通领域的目地,以邀请入股、送财物等方式行贿业内相关单位、相关主管部门的官员、专家、设计师及其他们的亲属。

以这种方式。从2009年到2017年,其公司科技含量并不高的产品,但利润却高达500%的橡胶垫产品已被进入到了十几个城市的城市轨道建设项目中,许吉锭也从其中获取了30亿的订单,包括铁道部的部分项目在内。

正常的商业竞争,是通过建立产品品牌赢得市场,为市场所尊敬。而产品质量本身有问题,或存在争议,却能大卖于市场,这或多或少有一些非正常的违规手段在做崇,理应对其进行调研查处。

事实上,坊间记者采访知情人员证实,天铁公司相关人员就此事被有关部门约谈,部分人员被限制出境。对此,天铁股份发表公告,否认公司实际控制人及相关高管正在接受调查,并称公司橡胶减振垫产品符合相关的规范和设计要求,产品实际使用情况良好,未出现因产品质量问题而引发轨道交通运行安全的问题。

天铁公司对于是否在销售产品时有行贿行为,天铁公司均表示公司严格遵守法律、法规,并有严格的内控制度和管理措施杜绝违规销售行为。

天铁公司称,严格按照法律法规及行业规范合法、合规经营,目前公司未受到任何部门因公司非正常利益交易调查以及处罚,公司董事长亦不存在因非正常利益往来接受有关部门调查的情况。

真的是这样的吗?面对实名举报人有凭有据的指控,天铁当事人却三缄其口,不对具体指控事项与人员状况正面应对,只是说些套话,一闪而过,让此事件显得疑云密布,扑朔迷离,反而激起公众对此事试探究竟的迫切心理不断升高,于事无补。

针对此涉嫌行贿门事件,天铁公司应给与公众一个完整的答复,以消除不实影响,让公司经营走到一个

正常的经营轨道上来,还高铁轨道交通市场一片洁静的天空。

三、求证凿凿:天铁公司通过售卖原始股进行利益输送

一个公司的产品在市场上即无品牌,也无过硬的质量与行业影响力,突然在多个重大项目上频频重标,市场份额不断攀升,是一个匪夷所思的事情。正常的市场状态,是通过过硬的产品质量,具有影响力的品牌,才能获得最大化的市场份额,而一个即无品牌,又无质量的产品,居然能不断崭获市场,这就有不少蹊跷在里面。

天铁公司十年来发展迅速,销售毛利率从未低于50%;同时,客户集中度较高,中国中铁和中国铁建两大客户的销售额就占了其营业收入的65%以上。这在同行业艰难求生的情况下,天铁公司有何同业难以企及的核心竞争力呢?

现有举报人实名举报称,天铁公司的橡胶减振垫产品之所以在市场上热卖,并不是该公司的营销品牌做的好。而是天铁股份董事长许吉锭在公司上市前,通过向事业单位、国企等业内专家、管理层以售卖原始股,上市后获利后进行利益输送,从而换取专家和企业对产品的认可以及销售的方式所获。

举报信言之凿凿,有名有姓,不得让人关注。如果天铁公司果真利用利益输送,独得大客户大定单,显然是一种黑金操作,为社会正常的市场竞争所不许,必遭监管部门的严查。

而事实上,浙江省天台县纪律检查委员会有关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有关纪检监察部门曾就此到天台了解有关情况。而天铁公司董事长许吉锭在答复记者有关询问时,否认了纪检部门曾找他谈话。而举报材料中“购买原始股”的业内专家则向记者表示,纪委曾找其了解有关情况,相关调查取证正在进行中。

四、澄清虚言:有名有姓“隐形股东”代持行贿是否存在

在这场拉锯4年多的“行贿门”事件中,天铁公司始终没有正面应对,有效化解事件风波,反而让举报事件持续发酵,影响越来越深入。以至于与相关媒体打起了笔墨官司。其实,对于公司负面新闻与举报事件,最好的公关就是一对一实事求是的有力澄清,而不是极力回避。

比如,在举报材料显示,在天铁公司股份制过程中董事长许吉锭以2.2元/股的价格邀请多位业内有名有姓的专家入股天铁股份(上市前),后经过退股操作高倍返还股金。

上述举报人详细列举了其中几位轨道交通业内专家购买原始股的经过。

中国铁道科学院下属“铁科院(北京)工程咨询有限公司负责人利用职务便利和专家身份,除了帮助天铁公司将产品的减振效果虚构提高了1倍,还通过关系帮助天铁出具了“深圳地铁试验线”的减振降噪效果报告书。为此,该负责人获得了天铁公司董事一职,(网搜可见)并还接受了约计90万元的40万股干股股份,借用许吉锭儿子“许孔斌”之名存挂在公司。

原北京城建设计院轨道所负责人,被许邀请入股,于2011年6月20日前后将44万元购股款(每股2.2元购买了20万股)汇入隐名股东银行账户,并将股权登记在“许孔斌”名下。后这位负责人认为此事不妥与许联系退股一事,经协商许于2012年4月前后将所有购股款按原汇款账户退还给负责人。但除了44万本金,多汇了50万当做感谢金,共计94万。

上述材料举报人称,已经向纪委、证监会作出实名举报,并介绍称,“证监会官网显示已收到举报材料”。

而当事人许吉锭对此指控却三缄其口,至使举报事件扑朔迷离,反而让事情更糟糕。

即为乌有之事,为何不出来当面澄清,以证清白呢?

工商资料显示,天铁公司为家族企业。

2011年7月27日前,公司注册资本4000万元,股东为,许吉锭出资1200万元,占股30%;许孔斌出资1200万元,占股30%;王美雨出资1600万元,占股40%。(许吉锭与许孔斌为父子关系,许吉锭与王美雨为夫妻关系。)

2011年7月27日当天,天铁股份注册资本金从4000万元增加到4556万元,股东由3名增加到28人,其中许吉锭一家三口人的出资额并未变动。

这样一家治理结构的公司,有没有“隐形股东”代持行贿之事,出面澄清并不是难事,天铁公司为什么不为?

五、爆增何来:追问天铁公司毛利率奇高背后的逻辑

根据天铁股份官网显示,天铁于2009年至2010年引进国际先进技术,从德国引进橡胶减振垫生产和运营技术。通过对引进技术的消化与吸收,掌握了轨道结构噪声与振动控制相关的多项核心技术,成功打破国外技术垄断。

2011年12月,天铁公司完成股份制改造,并于2012年以后确立轨道结构减震产品的核心地位。根据天铁股份2017年年报显示,天铁股份公司的销售收入主要来源于隔离式橡胶减震垫等产品销售。

据天铁股份招股说明书显示,隔离式橡胶减震垫的绝对主体地位在2015年得到确认,当年其销售收入约为2.38亿元,占主营业务收入的82.58%;而2014年隔离式橡胶减震垫的销售收入只有1.28亿元,2015年增长85.63%。2017年度,隔离式橡胶减震垫的销售收入为2.19亿元,约占合并营业收入的69.15%。

其2013年度、2014年度、2015年度及2016年1-6月主营业务毛利率分别为56%、56.85%、68.16%及72.87%,呈逐年上升的趋势。

与天铁公司对比同等销售规模的三家上市公司辉煌科技、鼎汉技术、世纪瑞尔,三年毛利率大致在40%-51%之间,天铁股份增长明显。

尽管从天铁股份提供的四家公司《三年应收账款账面价值占营业收入比例对比》来看,其差距并不大,但从“应收账款占流动资产比重”、“应收账款占总资产比重”这两项指标看,天铁股份三年的相关指标均远远高于其他三家公司,尤其是“应收账款占总资产比重”一项,是其他几家公司的两倍还多。

当然,铁路客户信誉好,应收账款较高是铁路行业的特。但天铁的毛利率如此之高,已经超出行业水准,就让人生疑。

那么,天铁公司高达70%的毛利率源于何种核心竞争力?应收账款占总资产比重过高是否符合行业特征?还有实控人将专利无偿许可或转让给公司等关联交易是否涉嫌业绩真实?

毛利率、应收账款、关联交易,个个都是监管的重点,作为上市公司的天铁股份,务必要真心诚意、条分缕析进行有效信披,否则难逃监管法眼。

六、涉嫌造假:公司利润虚设、产品单一、畸高净利润三年间增长50%无解

当然,时下媒体对天铁公司的质疑还有利润造假,产品单一,畸高净利润三年间增长50%无解。

2017年天铁公司IPO首发的时候股价在8个交易日疯涨一倍以上而引起公众的高度关注,对这家公司毛利率从未低于50%的畸高现象,公众产生疑心;其次是,天铁公司的客户集中度较高,对中国中铁和中国铁建依存度很大,仅这两家客户的销售额就占了营业收入的65%以上,存在很大的市场风险与交易黑箱的存在。

2019年天铁公司中报显示,公司的销售毛利率为54%,远远高于同业水(中位数)的22%。结合前期数据来看,天铁股份的毛利率长年比同业高出30个百分点以上。

从这些年天铁股份的利润主要来源轨道工程橡胶制品来看,在2018年以前,轨道工程橡胶制品为公司贡献了99%以上的毛利,其收入规模和毛利率极大地影响公司的利润状况。

虽然2018年天铁公司进行大举并购后,公司产品结构相对多样化,轨道工程橡胶制品的比重有所下降,但是2018年、2019年上半年对毛利的贡献仍然高达93%、73%。

从客户集中度来看,公司主要客户为中国中铁和中国铁建下属单位,从销售额占比来看,对第一大客户的销售额占比就占了一半以上,前五大客户的销售额占比基本在90%以上。

天铁公司在销售上过于依赖大客户,使得天铁公司风险点主要集中应收账款的大幅攀升和坏账的提升上。

据天铁公司上市后年报内容显示,天铁股份应收账款较高,可能,天铁公司而为拿到相应定单采取激进的赊销模式,或者,有非正常交易的作法;

一方面使公司营运资金被占用较多,且也使得公司资金利用效率明显降低,增加了资金坏账风险;另一方面,公司来年突然资金动加快,而产品市场品牌并没有建立,难免引来市场的种种猜测。

虽然天铁公司主营产品是隔离式橡胶减振垫,其实还有橡胶套靴、橡胶弹簧隔振器、钢弹簧隔振器、钢轨波导吸振器、道口板等众多品类,同时,该公司还从事锂化物及氯代烃等化工产品、环保设备及管网工程材料,以及其他铁路配件如轨枕和扣件等产品的研发、生产和销售。

说天铁公司产品单一,有点不公,但说天铁产品赢利单一,却是实锤。

单一化的赢利产品,毛利率虚高,客户单一,2016前后三年,主营业务收入停滞不前,始终在3亿左右徘徊,但其净利润却在三年间增长约50%。

这对于一个完全市场化的经营环境,以产品为中心,以品牌认同为竞争利器的当下,显得有点另类。

2020年,我国城轨交通里程达到7396公里,以每公里约5亿元计算,保守估计有3万亿元的投资,年均达3000亿左右,未来城轨交通市场空间广大,隔离式橡胶减振垫行业也会随之水涨船高,迎来高速发展期。

产品竞争,在于质量

万千铁路,安全为天。

根据以上分析,天铁股份因其产品质量问题,产品技术标准、技术含量、技术指标、使用年限,产品维修,产品更换由此带来的一系列安全问题,以及董事长行贿,高管被约谈等负面新闻甚嚣尘上的影响。

生命安全大于天。

为了人民铁路安全计,国家监管部门,对任何一个涉及铁路安全的细节都不应放过,必须对天铁“行贿门事件”、“标准门事件”调查清楚,确保铁路安全,保护优质产品公公正的竞争环境,为高铁运行安全与人民财产安全保驾护航。

如果相关监管部门对天铁公司问题进行调查,并根据调查结果,对天铁公司的产品进行暂时“下架”处理,待调查清楚事实后,再行市场销售。或者,因为“天铁事件”,对高铁橡胶减振垫产品市场,进行一个全面安全大排查,那么,对橡胶减振垫产品市场的优胜劣汰,保护优质产品与品牌服务于人民铁路安全,保证高铁人民群众出行的公共安全就是一件幸事。

 

文|张刚

免责声明:市场有风险,选择需谨慎!此文仅供参考,不作买卖依据。

[责任编辑:L075]

Copyright © 1999-2020   www.lutounet.com ll Rights Reserved 路透中文网 版权所有  ICP备110117号-1 联系邮箱:85 53 591@qq.com